前沿理论

关于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思考


 

口岸,从一般意义上讲,是指供人员、货物、和交通工具直接出入国(关、边)境的港口、机场、车站、跨境通道等。这个定义明确描述了口岸作为一个有特别限定范围的地域综合体的鲜明特点,规定了口岸的地位和性质。

党中央、国务院和海关总署始终高度重视口岸工作。经过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不断改革创新和实践探索,我国口岸管理体制不断完善,口岸基础设施不断加强,口岸通过能力不断提高,口岸通关环境更加优化,口岸布局更趋合理,文明口岸建设更臻深入,口岸作业流程进一步完善,口岸综合功能进一步增强,口岸工作效率进一步提升,基本适应了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对口岸工作不断提出的新要求,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口岸建设之路,为促进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和国际交往发挥了重要的窗口和纽带作用,取得了堪称辉煌的成就。

受海关总署委派,笔者作为第七批中央、国家机关援疆干部,于2011年8月赴新疆自治区口岸办工作。在实际工作和学习的过程中,切身感受到在我国口岸建设取得这样那样辉煌成绩的同时,我们在口岸理论体系的建设方面,在口岸工作规律的探索方面,在建立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口岸发展战略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的不足。本文仅就口岸理论研究的意义、现状和方向等方面,谈一谈对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思考。

一、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目的和意义

口岸的理论研究,就是要探索口岸的工作规律,要创立科学完善的口岸理论体系,并通过不断地完善和发展,为口岸的工作提供思想基础和方向指引,这也是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建设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和谐口岸的必然要求。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对于自然和社会的认识过程必须经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循环反复的过程,而且由于客观事物的普遍联系和极大多样性,人的实践和认识的过程是无穷无尽的,任何一个理论都不能够穷尽它所反映的客观规律,都需要通过反复的实践和认识的过程予以发展和完善。

具体到中国口岸,我们要实现口岸工作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正确处理好口岸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有效化解各种复杂的矛盾和问题,坚持与时俱进,不断更新管理理念,创新管理方式,丰富管理手段,提高管理效能,全面推进口岸管理体制和机制的改革与完善,下大力气推进和谐口岸的建设。与此相适应的,我们就必须通过实践——探索和把握规律——创立理论——指导实践——完善理论——更好地指导实践这个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的认识过程,准确把握口岸工作的科学规律,及时对我们所认识到的规律进行总结、整理,发展反映口岸工作规律的科学理论体系,并运用到指导口岸工作的具体实践中去,逐步建立起科学完善的口岸工作理论体系,才能够保证我们的工作始终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才能够推动“和谐口岸”的建设,才能够促使我们的工作不断地取得进步。

二、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现状和条件

多年以来,各级口岸管理机关结合自身工作实际,进行了大量的富有成果的理论研究,也形成了一些颇有见地的理论成果。但从总体上看,我国的口岸理论研究更多地还停留在分散的、孤立的阶段,仍显现出个别的、自发的特征,尚未形成具有整体性特征的理论研究成果和氛围。突出表现在:

一是口岸的理论研究处于分散的、自发的阶段,更多的是对具体问题的分析和处理,缺乏对口岸总体规律的科学研究和积极探索。例如,许多地方口岸管理部门,根据自身长期实践,虽然提出了不同的、具有鲜明自身特色的口岸建设思想,也有一些经过了比较严密地逻辑论证,在实践中也发挥了很好的指导作用,但由于口岸本身的局限性,这种对口岸规律的探寻往往着力于口岸自身的“个别情况”,较难涵盖全国口岸不同地域文化、不同业务实际、不同人员结构、不同发展目标等的综合情况。再如,全国口岸经常会针对一些具体问题开展理论研讨,探索对口岸发展中一些规律性内容的总结。但其理论研讨的出发点,往往是口岸业务中的某一具体现象,落脚点也往往局限于解决当下面临的具体问题。总体而言,我们很难发现口岸当前这些局部的、具体的理论研究之间的内在联系,远没有完成对中国口岸整体本质特征的理论论证,在口岸理论研究的系统性和整体性方面还需要下很大的力气予以加强。

二是还没有有意识地开展对口岸实践材料的搜集、整理和分析工作,而这无疑是建立口岸科学理论体系的重要前提。恩格斯在解释18、19世纪欧洲自然科学理论大发展时说:经过几百年的材料搜集工作,我们在这一百多年来进入到了材料整理阶段,才出现了自然科学的巨大进步。中国口岸目前充其量还处于材料的搜集阶段,由于我们还没有有意识地开展对这些材料的整理、分析,许多生动活泼的材料之间甚至还缺乏必要的联系,仍仅仅停留在数据的堆砌阶段。如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口岸管理部门,每年都会定期发布对于口岸数量、类别和货运量、贸易额、旅客人数、交通工具数量等与口岸有关的业务数据,但我们显然尚未建立起一套具有说服力的、能够基本符合实际情况并具有通用性的业务量指标评价体系,这就造成在大量的口岸统计数据面前,我们在开展口岸建设规划、确定口岸管理机构规格和人员编制等方面,仍然主要只能靠一些无法定量的因素或经验来进行,多多少少带有“拍脑门”的倾向。

三是许多政策只能适应于局部,不能适应于全局,或者只能适应于一时,不能适应于长期。目前,中国口岸按照开放程度,可以分为一类口岸和二类口岸;按照出入国(关、边)境交通运输方式,可以分为港口口岸(包括海港和内河港口口岸)、陆地口岸(包括铁路和公路口岸)和航空口岸(又称空港口岸);按照地理位置,可以分为沿海口岸、边境口岸和内陆口岸;按照运输对象,可以分为货运口岸、客运口岸和货客口岸。面对这些不同划分标准的口岸,我们制定了很多不同的政策和措施。应该说,这种针对不同特点口岸制定不同政策的出发点是实事求是的,是能够体现出一切从实际出发的马克思主义基本要求的。但是,这种简单地将口岸划分为几种类型的管理模式,是以不了解口岸整体内在规律为前提的,在实际工作中不可避免地造成在口岸基础建设上存在各自为政的特点,并伴随着不同地域、不同类型口岸在监管环节上的执法不一。这些现象的产生,主要的是因为我们对口岸工作规律还缺乏全面地了解和把握,往往将一些局部的、片面的、静止的经验误认为是规律性的东西进行总结和运用,忽视了对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和制度设计的理论论证,从长期看是对口岸工作的一种损害。

四是负责口岸监管的海关、边检、检验检疫等机关,分属不同的垂直管理体系,虽然各个业务系统在各自的工作领域内,也开展了大量的理论研究工作,分别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在相当程度上也切实可行的理论体系和制度规范,但是由于各个监管机构分属不同体系,彼此之间缺乏深层次的沟通和协调,造成口岸监管理论呈现出明显的部门特点,各个业务系统之间在理论研究上缺乏融合与衔接。

与此同时,恰恰由于口岸直接地处于我国对外贸易和国际交往的最前沿,拥有开展理论研究工作的坚定的实践基础、坚强的组织基础、坚固的理论基础和坚实的人才基础,因此也具备了深入开展理论研究的优越条件:

一是由于口岸处于我国对外贸易和国际交往第一线的特殊地位,使得口岸能够掌握十分丰富的来自于第一线的实践材料,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我国对外经贸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口岸伴随着我国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一路走来,亲身经历了我国外向型经济建设的全部过程,积累了无可比拟的实践素材和经验,从而具有了从中探索口岸工作规律,进而发展科学口岸理论的天然优势。此外,口岸作为一个有特别限定范围的地域综合体,其政权和社会组织形式相对简单,运行机制相对单一,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相对单纯。因此口岸作为理论研究的对象,内涵明确、外延清晰,这就是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坚定的实践基础。

二是自1984年制定下发《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口岸工作领导的通知》(国发[1984]16号)以来,国家全面加强口岸工作领导,逐步调整口岸机构设置,不断完善口岸管理机制,从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到各级地方人民政府口岸管理单位的机构和职能日益明确,使得开展有目的、有意识、有计划地口岸理论研究工作在组织上得到了强有力的保证。同时,口岸协会的设立,顺应了我国口岸发展的现实需要,解决了口岸理论研究的组织瓶颈,有利于将来自中央国家机关和各级地方政府口岸管理部门中一大批专门从事口岸管理、研究、培训、协调工作,掌握先进理论研究工具和方法的学术专家,和大量具有丰富的口岸管理和操作经验,具有相当理论基础和研究能力的专门人才汇集到一起,能够群智群力地开展具有战略性和整体性的研究。这些,构成了开展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坚强的组织基础。

三是国家和地方各级口岸管理部门,已经结合自身特点开展了各具特色的理论研究工作,形成了一些比较成熟、完善的理论成果。在国家层面,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为契机,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组织编纂了《口岸开放和通关体制改革30年》,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口岸建设的总体情况进行了全局性的经验总结,对口岸在国家改革开放过程中的特殊地位、重要作用、建设理念等进行了总体性的理论论证。2012年,国家口岸办也有针对性地在国内部分省市开展以支持和推进口岸建设和发展为目标的课题研究工作,力图在口岸理论的实证研究方面有所突破;在地方层面,很多地方政府口岸管理部门也结合所在地区口岸建设的实际情况和切实需要,开展了各具特色的理论研究工作,如新疆自治区长期坚持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通过开展《新疆陆路口岸经济发展与政策研究》等专门的课题研究,对新疆口岸经济发展现状、口岸经济特点等开展了有针对性的理论研究,并对新疆陆路口岸的发展提出了具有可操作性的对策和建议。这些既有的研究成果,是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坚固的理论基础。

四是在我国口岸相关单位中,无论是中央垂直单位,还是地方政府管理部门,或者是在口岸开展业务的各类专门公司,高学历、高素质人才都十分集中,拥有一支人员数量庞大、基础知识扎实、专业功底深厚的优秀口岸工作人员队伍,这支队伍中的许多人,都具备了从实践中发现问题、总结规律的潜力和能力,经过一定的培养和锻炼,必将成为口岸理论研究、发展和完善的生力军,这是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坚实的人才基础。

三、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途径和方法

口岸理论研究,是通过实践,对口岸工作规律进行科学地总结和提炼,是口岸工作和研究人员有目的、有意识的主观能动的行为,它必须依赖于口岸实践,同时也必须承担起对口岸实践的指导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加强口岸的理论研究工作,是不断改善和提高口岸工作水平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一)要认识到加强口岸理论研究的必要性、长期性和渐进性

理论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也必将回到实践中去接受检验。因此,由于口岸实践的三个局限性,也决定了加强口岸理论研究的必要性、长期性和渐进性。

一是口岸实践的客体局限性,决定了加强口岸理论研究的必要性。口岸工作必然地受其内在规律的决定和制约,而口岸的具体工作实践内容又是十分丰富的,是随着国家和地方政治、经济生活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不可能是停滞不前或恒定不变的。也就是说,口岸的具体实践总是历史的、局限的,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加强口岸理论研究工作,在不断变化的实践中积极探索口岸工作规律,通过对规律的认识来把握口岸工作的大局,通过形成科学的口岸工作理论体系来指导我们的工作。 

二是口岸实践的主体局限性,决定了加强口岸理论研究的长期性。对任何具体的个人或机构来说,其实践都是阶段的、局部的,其用于开展理论研究的时间、精力和视野都是有限的,不可能有一个人或一批人一劳永逸地解决对规律的把握和理论的论证,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地创立出全面、客观、正确的口岸理论体系。因此,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开展理论研究工作,通过一代一代口岸人的实践和研究,不断地发展和完善口岸的理论体系。

三是口岸实践的过程局限性,决定了加强口岸理论研究的渐进性。人们在具体实践中可以凭借的手段总是有限的,经验的积累也总是有限的,不可能超越现实的条件和环境去发展理论。因此,必须坚持走实践——发展理论——指导实践——完善理论——更好地指导实践这个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认识道路,既不急于求成,也不停滞不前,渐进地达到对科学口岸理论体系的追求。

(二)要给于口岸理论研究广阔的思想空间

对于规律的把握和理论的创新,必然涉及到对既有理论观点的扬弃和改进,而每一次理论的进步都必然伴随着对既有权威的挑战。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有足够宽容的心态,给于理论研究广阔的思想空间。

一是口岸的理论研究要抓住事物的根本。口岸理论研究过程中,要注意抓住口岸工作中的最基本、最本质的东西,要敢于挑战各种业已存在的理论论证,在从事理论研究的过程中要有抛弃一切成论、而只尊重客观实际的勇气。

二是要善于尊重不同的观点。伟大的思想家伏尔泰曾经这样表达他对于不同观点的敬畏:“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随时准备用我的生命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力。”我们应该鼓励每个有志于口岸理论研究的口岸人以最充分表现他们个性的方式去思考,我们的理论研究和队伍建设,应当培养追求真理的愿望,培养思想中的公正,而不是天真地相信某个特殊信条是真理。在行动中要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和海关总署以及各级口岸管理机关的决策,而在思想上要允许有不同的观点甚至是截然对立的观点存在,这也是创建创新型口岸的必然要求。

三是应崇尚思想的多样性。在口岸的工作中,政令统一是必须的,但绝不能以此为借口取消思想的多样性。现代管理科学经过多年的实践和大量的论证发现:只有平庸而又具有某种权威的人,才总是希望他的属僚能够盲目地步调一致,使得他们的行为易于预测,而且不会惹出什么乱子。然而,片面地强调统一必然导致思想僵化和唯上,只能是领导无能和决策失败的遮羞布,对我们的事业有害无益。

四是要鼓励独立批判思维。口岸的理论研究工作,必须破除对领导、对上级的迷信,一切从实际出发,在实践中发展理论、创新理论,要培养广大口岸工作人员独立思考的能力,要以批判继承的科学态度对待一切现存的理论和政策。

(三)要营造开展口岸理论研究的良好氛围

理论研究,是人的主观能动的认识过程,不能仅仅是自发的、分散的,必须创造出适宜从事理论研究的环境和条件。

一是要培养一批具有深厚的基础理论功底,具备专门的理论研究技能的人才。理论研究,虽然必须依赖于实践,但它首先是人的主观能动的行为,每个人都在日复一日地进行着实践,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从实践中发现规律、发展理论。这是因为,从事理论研究的人员,必须要拥有从事理论研究的专门知识,要掌握从事理论研究的科学方法。

二是要制定鼓励理论研究的政策。必须给予有能力、有意愿从事口岸理论研究工作的人员以足够的时间、空间,要制定专门的政策,提供开展理论研究的坚强的制度保证,要让各级口岸领导干部和同志们都认识到理论研究对于口岸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切实提升口岸理论研究人员在口岸工作中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

三是要注意加强对口岸基础数据的搜集和整理。特别要注重对有代表性的口岸实践素材的归纳和总结,积极探索各项口岸业务数据之间的内在的逻辑的联系,为开展口岸理论研究提供丰富、翔实、可靠的实践依据。

四是要处理好理论研究与具体实践之间的关系。既要强调工作实践对于理论研究的决定作用,又要承认理论成果对于具体实践的指导地位,协调好口岸工作中务虚与务实的关系。

(四)要积极吸收和借鉴各方面的研究成果

一是要继承发展。注意对口岸既有理论研究成果的发掘和继承,从前人的研究成果中汲取精华,在经过实践检验的基础上对前人成果进行扬弃,从而推进我们的研究,发展我们的理论。

二是要开阔视野。积极引进专业的学术研究机构,充分运用各种科学的研究方法和手段改进我们的研究,充分运用当代社会科学的最新成果指导我们的研究。

三是要兼容并蓄。积极开展口岸的国际合作,借鉴吸纳各国口岸的理论成果,结合中国国情予以改造和完善,最终为我所用,并为世界口岸理论的创新和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